阳朔荷兰饭店最开始是荷兰籍的 Herbert Bloembergen(中文名“阿卡”)先生创建的. Herbert Bloembergen先生1964年出生于荷兰, 中学毕业以后, 他在鹿特丹的伊拉斯谟进修法律学, 硕士学位毕业后, 他在世界各地进行了维持半年的旅行.  半年, 对于周游世界来说, 确实是太短暂了.  从此以后, Herbert Bloembergen 先生的脚步就没有停留下来.

在1997年, 在 Herbert Bloembergen 先生为期半年的亚洲之旅中, 他来到了中国.

 

"我来中国的第一站是天津, 在我的想象里面, 中国会有成千上万对外国人不友好的面孔, 而事实恰恰相反, 我发现中国人非常友好, 并且乐于助人. 北京给了我极其放松的感觉. 这种种美好的经历和惊喜(之后还有更多)使我爱上了中国."

 

Herbert Bloembergen 先生没有去越南, 在自己的金钱和签证许可的范围内, 他在中国待了尽可能长的时间.  第二年, 他在中国又待了半年, 第一件事就是学习中文.  他的一个画家朋友, 在他买了一幅关于男孩阿卡的画后, 给他取中文名“阿卡”.  在他猎归后, Herbert Bloembergen 先生发现这幅画像极了一个村民的脸.

厌倦了电脑软件工作的他, 在1999年的夏天, Herbert Bloembergen 先生决定放弃自己的工作, 重新回到中国. 他在中国的一个荷兰旅游公司找到了一份做领队的工作. "我总是发现外国游客在中国大城市待的时间远远比在中国乡村待的时间长的多." 阳朔, 不久前的小县城也有了飞速的发展.  拥有300家酒店的阳朔小县城, 已经不再象之前那么静谧.  周末和假日的阳朔, 游客挤满了阳朔的街道.

2002年的冬天, Herbert Bloembergen 先生经常骑着自行车在阳朔的乡村逛, 有时自己一人, 有时和他的澳大利亚领队朋友 Pam Dimond.  在他们的一次乡村旅行中, 他们发现了朝龙村的这些半遗弃的泥砖房.  村里的大部分村民已经搬离这些泥砖房, 住在了2002年新修的水泥路一带.  之后不久, 他们就有了想租用这些泥砖房, 把它们改装成小旅店的想法.

 

2003年初, 关于租用房子的事情, Herbert Bloembergen 先生就开始和农民们协商.  这些农民们不敢相信还会有人对这些旧的泥砖房感兴趣.  甚至阳朔本地人, 听到这个消息后都吃惊不已.  当然, 钱归钱, 为何不把这些旧的泥砖房租给这个有疯狂想法的老外呢? 由于每一间房子和每一块地都属于不同的家庭(一共25个不同的家庭, 租用这些泥砖房和土地着实花了很长时间.

 

2003年5月1日, 装修工作正式开始了. 刚开始的时候, 阿卡一个人工作, 对这些老房子有了更多的感情.  由于要装修的房子有6间之多, 阿卡需要帮助.  2003年也就是禽流感发生的那年, 禽流感给阳朔的旅游业带来了很大的阻滞, 因而, 农民们有了更多的是时间来帮助阿卡完成荷兰饭店的装修工作.

 

需要做些什么呢?所有的事情!屋脊垮了, 墙壁崩塌了, 窗页脱落了, 地板凹低不平, 天花板需要新做, 寻找水源, 在山腰修储水池, 修挖化粪池等等都是需要花长时间和大力气的工程.以前的泥砖房都没有卫生间, 还要在房间内设计卫生间, 安装热水系统和电线, 重新砌厨房, 屋外地面(就是现在被忽视的花园)也需要修整.  这些都是刚开始时要做的大纲了.

 

2003年的年底, 以上的工作基本完成, 我们可以迎接客人了, 在这一年的9月3日, 也就是农历的八月初七, 阿卡邀请全村老少和他的国内外朋友们庆祝了一番, 这就正式开业了.

 

2004年5月, 龙脊式木屋(就是我们现在的木茶楼)建成了.  任何一个拥有旧房子的人都会知道, 旧房子的维修是永远不会结束的, 但是我们的主体维修工程做好了:12个带有独立卫浴的房间, 6个有共用卫生间的房间, 一个餐厅, 啤酒花园和一个木制茶楼.

 

从那以后, 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电台, 新闻, 报纸和很多中国的官员, 生意人 都来到荷兰饭店参观和学习, 学习我们如何做小规模生意, 和本地人打交道以及保护和重建中国特色的东西.  当然, 在此之后, 我们增加了一些客房, 把荷兰饭店做得越来越好, 越来越舒适.

 

 越来越多的旅行者找到了我们, 除了外国人,  还有来自中国各地的客人, 他们来到这里, 享受乡村的静谧和大自然的风光, 暂时从城市的繁忙中得到解脱, 让身心休息, 得到很好的放松.

 

阿卡的朋友Pam Dimond, 在我们的隔壁租了一家泥砖房, 做成了阳朔第一家烹饪学校.